叶少爷向来天不怕地不怕,今天却有些胆战心惊。原因无他,只在于面前横躺冰原陷昏迷的男子。
叶少爷心虚的左右看看,又蹲下戳了戳男子面颊。全过程都保持绷紧皮随时准备逃跑的状态。
男子依然昏迷不醒,咬紧的牙关牵扯唇畔肌肉不时抽搐,俊朗容颜此刻紧纠,面上一片薄红水晕,莫名看起来有几分淫糜之色。
在这少谷主手下吃过不少亏的叶少爷不自觉干咽一口,心中突生个大胆的念头。
————————
莫雨混沌间只听见锁链碰撞轻磕的脆响和浑身燥热的不适感,睁眼又是一片模糊只能看到大片的金色色块,明晃晃的让人心生厌烦,本能运起内力,然而经脉间却顿生阻塞感,浑厚内息只能憋屈闷于丹田。
他的动作引起某人的注意,伴随又一声锁链互相碰撞的动静,...

必须是@辞霄 太太hshshs太太窝宣你啊O∨Q!【不知道@没@上总之让我先暗搓搓告个白x】每一款CP都能戳中萌点///////太太太太新一年也要加油啊Owo一切顺利!

记个脑洞

叶挽风是个很厉害很帅的二少,却因为一时疏忽被杀了,最倒霉的是叶挽风还不知道是谁杀的自己。结果他太不甘心就成了厉鬼,后来附在了一个来悼念他的【且暗恋他很多年的】炮哥身上。

炮哥名叫唐雨凌,几乎没出过唐家堡。这次来藏剑悼念是唐雨凌这么大第二次出来。但因为叶挽风想弄清楚凶手是谁,唐雨凌什么也没说收拾收拾包裹就带着叶挽风偷跑了,之后就是各种日常和事件,叶挽风看上去温和其实疑心很重,每次有危险都和唐雨凌抢身体。

最后的结果是叶挽风报仇了,但是因为杀孽和执念太重没法投胎只能游荡世间等待魂飞魄散的那一日。唐雨凌背着他托五毒好友在身上种了蛊,代替叶挽风成为了孤魂野鬼。

从此没人能感受唐雨凌,然而他...

月枫

大约是r14…?
其实我也吃枫月【。好寂寞列表都没有小伙伴陪我

昏暗的室内。水月半跪在床边,微凉的唇落在枫二赤裸的腹侧,在感受到后者肌肉绷紧后的瞬间呵笑出声。
“二傻。”
沉淀着情欲而显得沙哑沉重的嗓音带着明显的戏谑在喊。
“二傻。”
灵巧湿热的舌尖沿着人鱼线下滑舔舐,一路抵达下腹。水月恶意的以舌尖湿润了那一片的毛发,在猝然间齿尖咬合撕扯下几根,弹舌吐掉的同时响起的是靠坐在床头人的痛呼。
水月咧开嘴,以明显不怀好意的笑颜第三次呼唤了对方的名字。
“二傻。”
如果声音有魔力,那水月的声音必定能夺慑人心魂。
枫二闭了闭眼,无法抑制的喘息从唇边溜出,他动作稍显粗暴的一把拽起水月...

关于朔雪(有病向)

恋发的花哥一直觉得自己的黑长最美,同时也是收集了不少人的头发皆连头皮以薄刃切下收藏。因此被逐出花谷投身恶人谷。某次中了埋伏,花哥被追杀闯进一家客栈的房间躲避。那房间正好是少爷的,更恰巧的是,少爷刚刚洗浴结束。雾气朦胧的房间里朔雪少爷散着一头乌黑浓密的秀发,赤裸上身正打算束发,听到声响疑惑回头查看,一眼对上花哥的眼神。从此花哥恋慕上朔雪少爷(的头发),然而浩气盟的小少爷武力值也很高花哥没把握能不伤害二少头发的基础上赢过他,于是就纠缠上少爷怎么赶都赶不走。在发生一系列这样那样的喜闻乐见的事后,花哥终于得愿以偿的抱着二少连人带发一起拐回家了。

六道太太的机器人梗好棒hshshs

   藏剑捡到一个唐门,带回去后才发现好像不是人…喊了纯阳好友来看纯阳说这好像是个活人炼成的人偶,不知道为什么藏剑会捡到但他还是多管闲事的叫来万花来修,万花琢磨了很久差点没把唐门拆开看结构,藏剑一脸黑线拦住他,毕竟虽然唐门是个人偶但好歹看上去也是个活生生的人拆开什么的太血腥了。后来万花折腾完了告诉藏剑他修不了就带着纯阳走了,藏剑觉得有点可惜也没太过在意,结果第二天再来发现唐门居然有苏醒的迹象,他耐心等了一会果然见唐门慢慢撑开眼皮石头一样无神的眼睛紧盯着藏剑把后者盯的发毛才歪了歪脑袋--伴随着一声让人牙酸的吱呀--然后藏剑就真的相信唐门是个偶人了--试探的喊着藏剑【...

最近掉进了基三坑,全职感觉冷淡好久啊.......
加上开学禁网啥的,好想念之前一起玩耍和小伙伴QAQ
尤其是蠢阿尼,世界上最远的距离莫过于我渣基三你玩DN/手黄再
想给你写机械师都看不懂设定啊呜呜呜呜
想撸基三但是古风也好苦手...
哎。

【论坛体】相亲遇到了喜欢的大神好想pr啊^q^

#一个脑洞#
#本来应该是周江 结果某只小伙伴想吃叶翔#
#十年写文 一如既往(OOC OOC OOC)#
#感谢一下我家蠢哥@掉线狂人帅气潇洒黑 陪着我一段段接真是辛苦了●ω●#

1f
卧槽细思恐极!!!相亲遇到喜欢的大神是怎么回事!!!好像prprprpr舔啊!!

2f
妈呀!?人品真棒求分享;e;

3f
前排出售板凳瓜子饮料

4f
求后续!!!无图无jb!!!楼主快上jb啊!!

5f
楼上的自重啊!!

6l
咳咳让我理一下思绪...
昨天老妈逼我去相亲!说不去就没收我家闺女的卡!那哪能啊我和我闺女情比金坚啊没了我都不能没了我闺女啊!我闺女战矛一挥赫赫生威啊!
...我好像走题了。
总之!!当我带着我闺女的卡抹把心酸泪准备带...

[花语系列]

想了想还是合一篇吧...预计本来还有伞修但是撸不动了/\又名#脑洞果然需要现撸越拖越渣系列#[什么鬼]

肖翔

肖时钦要回雷霆了.
显然孙翔是没什么事干的,只是他这几天还在收拾行李,准备踏上去轮回的路程.
“出来送我好吗?”肖时钦推推有些下滑的眼镜,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这种笑容孙翔很熟悉,肖时钦面对他时大多都是这种表情——
“无所谓.”孙翔哼了一声.
路边的油桐树冒了花苞,洁白的小小的,有那么三两朵耐不住等待,稍稍的张开了自己的花瓣,于是一股沁人心神的甜味的香气就萦绕在路人的鼻梁.
肖时钦显然没指望孙翔能老实回答,但即使是意料之中,他也还是忍不住失笑.
他们停在了机场的门口.
孙翔把手机揣进口袋,拽下一边的耳机...

交换


早上七点半。

周泽楷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思绪尚还混沌的脑袋还在想为什么今天他的副队没有叫他起床。
他翻了个身,然后好像听见了说话声,声音还挺熟悉。
“队Z——小、小周...”
好吵。
周泽楷把脑袋埋进被子里。
然后下一刻,他盖着的被子就连同他的睡意一起被抽起抛开。
“队、小周!快起床!”
周泽楷吓得坐了起来。
周泽楷没什么睡觉穿很多衣服的习惯,更何况昨天临睡前他刚和他的副队黏黏乎孚的来了一发,身上更是只穿了一件底裤。
几乎赤裸的坐在床上的周泽楷和还扯着被子站在周泽楷床前目瞪口呆的孙翔沉默的面面相觑。

早上九点。

黄少天翻了个身,习惯的伸手往床里侧抱去。
他抱了一个空。
黄少天陡然清醒过来一咕噜的爬起来,看着只有他的房间不解...

[双一翔]梦境

#触雷需谨慎#
#OOCOOCOOC#
#一叶牌道具,你值得拥有[x]#
#肉不香逻辑渣...总之就是雷雷雷#

————

这或许是个梦。
但孙翔从没做过如此逼真的梦。
疼痛、快感、羞耻、愤怒。

“松手....”孙翔咬着牙,浑身赤裸的坐在粗糙的地面上,挣扎间皮肤偶尔摩擦地面带起一阵刺痛。双手拉过头顶,被一只比他还高的乌黑战矛压在手腕死死绑在一起。而孙翔的手臂之间还卡着一个人,那人和战矛配合着,把他的手禁锢的没一点放松。孙翔正倚在那个人身上,丝毫不情愿的被那人搂着、乳尖被人用两根纤长手指夹着随意把玩了许久,早已红肿,能感受到的只有疼痛。
或许那不该说是人。
但那也是孙翔极其熟悉的存在。
“.....”半跪在孙翔腿间的人...

all江十五题

#群作业十五题#
#报复情人节产物#
#很坑爹请慎入#
#狗血天天有这次特别多[x]#
1一枪江
“快要比赛喽,把你盯着我的操作者的目光收回来吧?”
一枪穿云沉默的收回目光,没有回应无浪的目光就回到账号卡里.
他只能这样看着他.
却永远,也得不到.
2.三道六界x江
三道六界满足的看着屏幕里站在身边的魔剑客,偷偷摘下耳机,便更加清楚的听到江波涛用着一向温柔清亮的声音指挥.
他终其一生最爱的声音.
3.一叶江
一叶之秋曾经见过那个魔剑客背后的操作者.
那时叶修还未走,他还没有遇见孙翔.
[魔剑客用的不错.]

[要来嘉世吗.]

[和我搭档吧.]
即使是说...

今天你要嫁给我[2]

ooc

ooc

ooc重要的事说三遍?

全程闪光弹请自备墨镜和避雷针

在考虑结局要不要煮肉中

————

第十一赛季,决赛又是兴欣对轮回。

叶修上赛季拿了冠军就宣布了退役,这个赛季,没了叶修的兴欣虽然依旧勇猛,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打的也是极为艰苦。

倒是那几乎已经成了固定风格的猥琐丝毫没有因为叶修的退役而减轻分毫,反倒是除了唐柔外的好几个人都学会了猥琐。

比如莫凡,比如安文逸,比如....包容兴。

作为随队指导和兴欣一起来到轮回客场的叶修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眼,神色如常的看着场外的大屏幕闪出了荣耀二字。

第十一赛季的总决赛,依旧是轮回对兴欣的比赛,只是比赛结果正好和上赛...

今天你要嫁给我[这个名字好像哪里不对但是就这样吧想不出更好的了[x]]

自第十赛季惜败兴欣之后,轮回的大家练习那叫一个主动、那叫一个奋力。

首当其冲的就是孙翔和杜明。

孙翔自然是因为再一次的败给叶修而不服,至于杜明,每每休息的时候轮回的队友看着这孩子对着电脑奋发图强的背影总是会无奈摇摇头,看不下去者诸如吴启这时候就会大呼小叫的召唤他们的副队,连连吐槽说不行了天要下雨儿要出嫁杜明留不住了就申请着要把杜明拿去卖了。

然后江波涛也不阻止他们,就是笑盈盈的拿出一个笔记本随手拿只笔写写画画,同时还附和他们开玩笑说卖了也不值多少个钱,还不如交换转会来的划算。

这时候几乎训练室里所有人,都会在杜明又羞又怒的掩饰中发出善意的哄笑,动静大的连休息时也一向专注的周泽楷和即使休...

生贺

1.一杯饮料

“....?”

“嗯?这个啊?哦,楼下新开了家奶茶店,开上去生意不错就买了杯尝尝,味道还可以,队长你喝吗?”江波涛大大方方的把手里还余一半多的奶茶递了过去。

周泽楷没接,而是就着他的手低头在吸管上吮了一口,然后露出常惯的羞涩笑容点点头。

“小周喜欢?那训练结束后一起去吧?”

“.....好。”


2.睡着的猫和他

江波涛走进训练师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坐在电脑椅上的周泽楷,以及围着他或站或蹲着的一帮轮回队员。

江副队带上门的手顿了三秒。

“怎么了,不训练都围着队长干嘛?”

然后那几个大小伙子

纷纷站起来,哄笑着互相推攘着给江波涛让了一条可以走到周泽楷身边的...

......


194#GAME#2013-06-03 22:24


啊啊抱歉抱歉,今天突然有些急事所以...


195#本田一生推#2013-06-03 22:25


?!![在下捕捉到了野生的LZ一只!![扑!


196#小透明#2013-06-03 22:25


....= =[看LS


197#绿叶还需红花衬#2013-06-03 22:26


....= =[看LSS


198#软妹子都是传说#2013-06-03 22:26


....= =[看LSSS


199#乌尔不是乌黑#2013-06-03 22:27...

从U盘里拿文的时候居然意外清出了不少旧文...干脆在这边也都丢上好了<万一哪天U盘坏了我就得哭了.....<不过几乎全是暗表文....这就是爱啊[深沉

——

下课回家后发现死了两年的同伴坐在我卧室床上跟我问好


#GAME#  2013-06-02  20:48


于是就是这样...突然出现吓了我一大跳....


1L  #本田一生推# 2013-06-02 20:53


沙发!LZ是遇上灵异事件了么2333


2L  #红蓝自古是西皮# 2013-06-02 20:55


lz这是人鬼情未了的节奏啊分明2333!...

暗表(取名字好麻烦啊orz)

用电脑码字真不习惯...

————.

有着奇特墨红发色的少年红着眼圈蹲在高大的书架底下整理着从书架上清理出来的书,这些书在整理好后就会被放进仓库。

  因为它们的主人已经不在了。

金色的刘海梢随着身体的晃动扎进晶紫的眸中惹起一阵刺痛,少年抬起手抚出刘海,用袖子狠狠擦过渗出泪水的眼角。

  他放下手打算继续整理,手肘却不慎狠狠撞在了书架的隔板上。

  一瞬的刺痛沿着神经蔓延上脑之后半个小臂都开始发麻,还没等手臂的痛苦过去一直乖乖呆在高高的书架顶上的一只黄金的小盒子因为书架的震动掉落,正正落在少年的头上,直接砸的少年跌坐在地。...

关于口袋TV2013的剧场版....

从2013等到2014,终于把剧场版补完了orz....

其实要说吧就是一种惯性= =不看的话总觉得惦记着,

不过今年...嗯该说去年了,去年的剧场版真是一如既往的套路啊不过一边感慨[又是这样][简直智商掉线]还一边掉眼泪我才是真正的智商掉线吧.....OTZ

一个多小时最集我火气的是超梦居然换cv了.....换了就换了吧居然换了个妹子!!像我们这种从超梦逆袭开始追的人怎么活TAT违和爆表好吗!一直脑补的超梦都是个汉子好么!!突然变成了软妹音制作组你还我童年啊!!

咳咳....最大的安慰大概就是ED了...嗯听说是叫笑颜?旋律还不错啦不过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洗脑循环的我听到这...

惊蛰大大的图好萌萌萌萌萌—————!(尖叫)强势的响[或许是金]也很萌啊啊啊不过万一赤真的被响追到手了那绿大概真的就落实苦逼之名了...

这样想想一般来说言情小说里温柔的幼驯染不都是配角?辛苦守着长大虎视眈眈的盯(揍)着(走)敢胆骚扰的家伙但最后还是不小心被狼叼走了自己的珍宝什么的。

突然有点想开这样的金赤坑了.....话说其实金也很萌啊特别篇的时候还拉着赤私奔来着![行动力UP[并不是

不过这对是真的是快冷到北极了吧(:^:)我真的不是冷西皮控啊?!(谁信(

如果要开这样的坑为毛线我脑子里第一个跳出来的就是校园果然还是受了惊蛰大大的影响吧.....(。强大无口温柔在战斗之外的事却意外...

来试养10CM的叶不修吧

嫖[chi]叶[han]向注意,好友智商君已下线_(:з」∠)_

霸图伪本命、叶不修真本命有。

来一起饲养五厘米的叶不修吧w!

***

早晨醒来,你发现你的枕边趴着一只大约只有一个手指高的叶修正笑呵呵的冲你挥着手。

“哟,醒啦!”

.....而你不幸是个霸图粉。

***

这是做梦。你冷静的想。

你支起身子去拿眼镜,却不幸一巴掌拍在叶修的身上。

“疼疼疼疼——”

“啊,抱歉。”你毫无诚意的道歉。

好像不是做梦。

拿开手,你拎起龇牙咧嘴的叶修搁在掌心,一副严肃谈判的模样。

“叶修?”

“是我。”

“...贵庚?”

“比你大就是,快叫哥啊少女。”

“....(卧槽...

渣基三,手残叽萝求关爱。常年妄想艹哭师兄。((尤其是某个遍地小号就是不告诉我主lof的师兄

© 宿鸢 | Powered by LOFTER